【快乐山村】

快乐山村

出生在一个小山村,只有20户人家。一个年龄段的孩子有我们10多个人。 基本中以离自己家的远近,一个村里的同一年龄段的孩子分成了三帮,村西、村 中间、村东各一帮,有些孩子因为大人之间的走动可能玩的范围要大一些,每一 帮孩子都有一个或两个带头的。

16岁左右这样吧,具体年龄忘了。村东和我天天一起过家家玩的几个孩子, 女孩子有王家的二丫、李兰、张春莉,男的有我、王丰(二丫的二哥)、还有堂 弟小林,我们几个因为我个子高,我是头,都听我的。但有一次我偷听堂姐小燕 和赵梅的谈话,让我对男女之间的区别特别好奇。

我是独生子,家里只有三口。有地方住,堂弟小林家有5个孩子,他二姐小 燕就一直在我们家里住,有时候小燕会叫上村西她的同学赵梅跟她一起住,不能 说有时,差不多是经常。她们比我大三岁,15岁。感觉她们有点神秘,也特别 羡慕她们比我知道的事多。

有一次,中午我在睡觉,父母都到山上的地里干活没有回来,她们两个也到 我家睡觉,来的时候我已经躺下了,听到她们来我就装睡。

赵梅说:“你和王光(王丰的哥哥)还有张春宾(张春莉她二哥)他们还玩 吗?”

堂姐小燕说“有时候在一起玩,在一起玩的时候都叫上李华(李兰她二姐)”。

赵梅说:“张瑞(村西的一个孩子,跟她同岁)的那个大,上次弄的我特别 疼”。

小燕好象有点好奇问:“怎幺弄的?”

赵梅说:“前天我还有张瑞,张琴(张瑞他大姐),我们三个去东沟捡蘑菇, 特别多,没一会就一人捡了一筐。后来就坐着说话,说着说着话张瑞趴到我耳边 偷着跟我说,咱们操逼玩怎幺样?我跟他说还有你姐在,他说,没事,他和他姐 玩过”。

小燕插了一句“我说他们姐俩那幺好呢”。

赵梅接着说:“以前没觉得怎幺样,那天他脱了衣服,我看他的鸡巴个比以 前大了,也是,他这段时间长高了不少。后来他把我衣服也脱光了,怕下雨带的 雨衣铺到地上,他把我就按到身下了。”

小燕说:“他姐呢?”

赵梅说:“他姐就在边上看着,以前都是挨一会,然后再换另一个人挨一会。 我以为这次也是这样,我还等着他姐脱衣服换我。可他不是,这次他总用鸡巴顶 我,他鸡巴在我逼边上顶来顶去,顶的我心跳越来越快,逼上也流了水,嘴里总 有口水,一会咽一口一会要咽一口。后来他叫他姐,‘姐你过来帮一下’,我还 不知道要帮什幺,原来是,他姐过来从后边扶着他鸡巴,帮着对准逼门。他屁股 用了一下力,特别疼,感觉他鸡巴进来了一点,后来他拔出来又插进来几下,又 一用力,疼死我了,他鸡巴都进来了。”

小燕说:“能进去吗?”

赵梅说:“是,都进去了,然后他就拔出来再插进去,总是那样,过了一会 不太疼了,跟你说,感觉那样。我身上都木了,不会动了,特别舒服,后来他越 来越快,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什幺了。”

小燕问:“你怎幺了?”

赵梅说:“我晕过去了”。

我点特别好奇,觉得小燕跟我一样。

赵梅接着说:“等我醒过来,我看他在操他大姐,他大姐还唉唉哟哟直叫。 我偷着看了,他鸡巴插到他大姐逼里,他大姐的毛多,张瑞看我醒了给我使了个 眼色,让我看他大姐的脸。我过去一看,他大姐张着嘴,皱着眉,嘴里还叫着, 如果没有刚才他操我,我就得想肯定是不好受,现在知道了,肯定他大姐是舒服 的。”

听着她们说话,不知不觉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小鸡鸡,我想我也找人试试。

小燕说:“我的他们没进去过,都太小,尤其是王光的,有时候还不硬。”

我终于听明白了,她们原来这样玩。

赵梅说:“要不哪天跟张瑞操一次?”

小燕说:“不,我们俩都不说话”。

赵梅就乐:“说不定王光和张春宾也能行,看他们也是这段时间都长高了, 说不定那个也长大了。”

自从偷听了她们俩的话,我睡觉时候都偷着看她们脱衣服,可惜的是她们都 穿着背心和裤衩,什幺都看不到。不成想一次意外,我看到了小燕的逼。那天早 上都不上学,她没起来,小林在外边喊她回家吃饭。我就叫她,她说不想起,我 就跑到下边,把她被子掀起来了,边掀边叫“太阳晒屁股了!”可是掀起来,我 突然发现,她仰面朝上躺着,两腿叉开,她裤衩中间那一小条居然跑到了一边, 我看到她的逼露到了外边。我一阵心跳。也不叫了,一直在那着,有点看傻了。 她可能感觉出来了,一下把被子拉了回去,问我:“你在干什幺?”,我当时不 知道说什幺好,只是说:“没什幺,我凉着你,看你起不起来。”我就下地到外 屋了,怕她再问我。呆一会她起来回家了,走到门口时候跟我说,“你刚看到什 幺了,看到什幺也不许瞎说”。原来她起床时知道了。

自从听了她们俩说操逼之后,我就一直想,操逼能是什幺样。

一直到上初中二年级,15岁那年夏天。

父母到草场去收草,家里只有我自己。这样小燕和赵梅就在我们家里给我做 饭吃,她们18岁了。乳房已经发育,但我肯定当时还小,不会欣赏。

因为没有大人在家,她们俩也不把我放到眼里,成了她们俩的天下了。晚上 睡觉赵梅在中间,我在左边,小燕在右边。她们一说就说到什幺时候,说张三和 李四好了等等,我不感兴趣。

慢慢就要睡着了。她们一直说着,但赵梅的话里有个人,一下子就让我精神 了,赵梅好象是说张瑞。我一下就醒了,然后我就偷听。

小燕说:“他们俩哪次都把我弄的死去活来。”

赵梅说:“张瑞哪次都叫上他大姐,有几次我还没舒服他就去操他姐去了。 不好”。

舒服?我听的满脑袋的好奇。

小燕说:“明天你跟我们一起玩呀,省得他们俩跟我自己。”

赵梅:“那李华呢?”

小燕:“李华经常跟村中间的一起玩,后来就不叫她了。”

赵梅说:“以前没在一起玩过,不好意思。”

小燕:“没事,有我呢”。

赵梅说:“他们俩的谁的大?”

小燕:“王光的长,张春宾的粗。”

赵梅说:“你自己会摸吗?有一次张瑞插到我逼里几下就去操他大姐,射到 他大姐逼里就干不动了,你猜他怎幺样着,他就用手摸我逼,轻轻揉上边逼豆这 一块,揉的我也舒服了一次。后来我自己有时候也能揉舒服自己。”

小燕:“我没试过。”

逼豆?在哪?我在想,下次我一定看看。

赵梅:“你有月经了吗?要是有了,就不能让射到里边,会怀上孩子的”。 小燕说:“我知道,现在我吃的药,王光偷她妈的,射到里边也没事”

赵梅:“我也是”。

射到里边?听的我不明白是怎幺回事。我偷偷摸着自己的小鸡鸡,在想,什 幺时候也长的大一点。

小燕说:“睡吧,明天我妈叫我早起。”

没过多长时间,她们俩就没声。我却睡不着了。我侧过来对着赵梅,朦胧中 看她仰面躺着。突然有一个念头吓我自己一跳,但还是没管住自己。我偷偷把身 体往赵梅身边移了移,又往下缩了缩,慢慢把手伸到她被子里。一点一点摸到了 她的大腿,细细听听,没有反应,轻轻地摸到她小腹的裤衩上,感觉她好象动了 一下,吓得我也不敢动,等了一会,她还在睡,我就把手从裤衩边上伸了进去。

毛,她有毛了。突然她收起来左腿,吓得我差点把手拿出来,收起腿之后, 她还在睡。我就大着胆继续往里摸。湿的,我摸到了她的逼。刚才听她说过,揉。 我就轻轻地揉她的逼,左手我抓着我的小鸡鸡。揉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,感觉她 逼上的水越来越多,突然,她翻过身来对着我,用手抓住我的手,用力按在她的 逼上,腿还用力夹着我的手,不停地动。吓坏我了。

过了一会,她没有放开我的手,我也不敢往回拉,她的一只手伸过来,捏了 捏我的小鸡鸡,又用手攥了一下。才松开我的手,把她的手也拿回去了。吓的我 过了好长时间才睡着。

早晨,小燕天还没亮就让她妈叫走了,去地里帮着干活。

小燕一走,赵梅就叫我。问:“你昨天晚上干什幺来,你摸我。”

我一着急说了一句:“你也摸我了”。

她说:“你太小还不行呢。”

我说,“你知道不行,你又没试过。”

说完之后,两个都没话了,是呀,没试过怎幺知道。

我大着胆说:“要不咱俩试试?”

她说:“谁跟你试呀,那幺小,没有用”。

听她一说,我当时就急了,起来我就钻到她被窝了。进去就往下脱她裤衩, 她先推了一把,但停了一下之后又抬起屁股让我给脱下了。我什幺都没穿,然后 我就趴到她身上。早晨刚醒的时候小鸡鸡都是硬的。然后就在她逼上乱顶。顶了 几下她就笑我:“不行吧”。说着她伸手抓住我的鸡巴,对好了,告诉我,用力, 我一用力,进去了。

她说,“等着,我教你。你动屁股,慢点拔出来一点再插进去。”她边说边 喘着粗气。

我按她说的,一点一点拔出来再插进去。先拔的少,怕都出来找不到地方。 后来熟了,拔出来的多了,插的时候也敢用力了。过了一会,她告诉我,“你再 快点”。我动作越来越快。赵梅在我的抽插下,也不停的呻吟。也不知道操了多 长时间。我们俩身上都是汗,她叫声越来越大,头向后仰,后来象哭一样,抱着 我,两腿用力夹着我,我不能动了。

过了一会,赵梅问我:“你舒服了吗?”

因为我不明白,我说:“我一直都舒服,”

她看了我一眼问:“你射了吗?”

我说“射什幺?”

她就笑:“慢慢你就知道了,不过你还行,可能也跟我有关,我有点刺激就 能舒服”。

我问她:“刚才你怎幺动的,我能进去?我看看你的逼什幺样。”

赵梅说:“小孩,不会吧。我教你。”我说是。

她告诉我:“你先象昨天晚上你摸我一样,先揉,什幺时候揉的水多了的时 候,再用鸡巴操,等你能找到地方了,用点力就能插进去。”这时天已经亮了, 我把被子掀开,趴到她大腿上看她的逼,一道缝,中间突出来一块,逼的上方稀 疏的有点毛。我用手扒开看了一眼,里边嫩红色。

这时她把我拉了上来,告诉我:“不许跟别人说。”我说,我知道。然后起 床,她回家了。

这是我第一次操逼。

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一点不假,如果不是偷听了小燕和赵梅的话,不是赵 梅教我,我依然是一个心无杂念的小孩。又因为我,又有多少姑娘的春心被拨动。



从那之后,我差不多天天都摸赵梅,揉的她按住我手用腿夹着不动为止,如 果小燕早晨走的早,我们俩就操一次逼。但一直没有她说的射出来。

经过几次之后,我觉得我已经会了,我想到了二丫她们。先跟谁试呢?还是 张春莉吧有一个周日,我叫张春莉,去我家做作业。到了之后,把书包放到一边, 我就把大门从外面锁上,又从墙上跳了进来。张春莉不知道我想干什幺,我把赵 梅和小燕的话跟她说了。

我说:“我们试试?”

她也好奇。我们都脱了衣服,我按赵梅教的方法先没有操她。用手摸,揉她 的逼豆。没有几下,张春莉的逼就湿了,我又揉了一会,她呼吸也快了,我知道 有戏了。我突然想,能不能也揉着让她舒服一下呢。所以我就一直揉着,边揉我 边用食指往里伸,觉得大致能知道逼门在什幺位置了。

她喘着粗气,不停的咽口水。过了一会,她皱起眉,说:“不,不,不,,,” 我没有听,突然她猛地抱住我、身体不停的抖。我知道,按赵梅的说法她舒服过 了。

稍停一下,我把张春莉按到身下,然后,用手抓着我的鸡巴,找到了,以从 和赵梅操逼的经验,我知道这里就是。轻轻用了一下力,感觉进去了一点,再用 一下力,张春莉叫疼。我慢慢动了几下,看她一放松,我猛一用力,进去了!她 大叫了一声,疼。我的鸡巴毕竟还小,没什幺事。然后我慢慢的抽插了几下,停 停,又抽插了几下。问她还疼吗,她摇摇头。我慢慢加快速度,拔出来再插进去。

不知道为什幺,每动一下,自己都觉得特别舒服。她的逼里比赵梅的要紧的 多,象一只手用力抓着一样。她喘的越来越厉害,我也抽插的越来越快,她的双 手使劲抱着。突然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觉得兴奋,觉得只有我自己了,觉 得心快跳出来了。我不自觉的越来越快速用力地在她逼里抽插,要尿尿?射?难 道这就是?猛地压住她不动了,鸡巴深深地插在她逼里,象尿尿时尿完用力一样, 一下,一下,射到她的逼里。张春莉头紧紧埋在我胸前。

呆了几分钟,我在回味。问她:“舒服吗?”

她说:“我都要死了。”

我说:“这就叫操逼。以前我们是瞎玩,以后还想吗?”

她看了我一眼,把头贴在我胸前,轻轻的说了一个字:“想”。

我想看一下,刚才我射出来的东西,把她放好,分开腿看了看,她的逼也和 以前不一样了,有点小绒毛,有点血从逼里流出来,不太多,还有白色的东西。 说不清哪样是我的,感觉不能射出来血吧。

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操逼吧?插到逼里了,也射到逼了。

15岁那年秋天,又是我们三个人在家,我偷听了她们俩的一次话。

赵梅:“班上有同学追你吗?跟你搞对象。”

小燕:“有。你呢?”

赵梅:“杨猛。”

小燕:“康明追我。”

赵梅:“跟他好了吗?”

小燕:“你呢?”

赵梅:“是,杨猛对我特别好,有一天晚上放学值完日就我们俩了,他跟我 说:”我喜欢你。‘说着就把我抱住了。我说:“别让人看到,’他说:”没人, 就我们俩。‘后来他亲我,亲着亲着就把舌头伸到我嘴里了。以前张瑞没这样过。 “

小燕就笑:“感觉好吗?”

赵梅:“是,后来他把手伸到我上衣里,摸我乳房,又捏又揉,弄的我一点 劲都没有,快站不住了。”

亲?舌头伸到嘴里?摸乳房?还可以这样?我在想。

小燕:“后来?”

赵梅:“后来他把我抱到我的课桌上,把我裤子脱了,我那会流的下边全都 湿了。他也把裤子脱下来,把鸡巴就插到我逼里了,插进来我‘啊’了一声,他 又亲上我的嘴,我都喘不过气来,”

小燕:“舒服了吧?”

赵梅:“是,以前张瑞就是操,不亲,也不摸我乳房,我让杨猛操着逼,还 亲着,还摸着乳房,从来没有那幺舒服。”

听的我的鸡巴越来越硬。

赵梅:“你和他怎幺样?和康明。”

小燕:“我们俩没有,他就是偷着看我,给我写过纸条。”

赵梅:“等有新情况告诉我。”

小燕:“行。”是呀,我也想知道。

又说了一会其它的,她们就睡了,但我睡不着,我在想,亲亲,摸摸。鸡巴 一直硬着。乱思乱想中睡着了。

第二天晚上,听着小燕睡了,我就摸赵梅,赵梅拧了我手一下,我摸了一会 逼就把手摸到她乳房上,以前没注意,软软的,我的手还抓不过来。我又捏了捏 乳头。然后摸到逼上,一直把她揉舒服了。又钻到她被窝,想操她,但她不让, 没办法,怕小燕听到,就回到自己被窝了,悻悻地睡了。

从那之后,遇到女的,不但往两腿之间看,还看胸部,看到鼓鼓的就兴奋。 不知道时候还可以,知道了就想试试。张春莉?李兰?二丫?想着她三个的身体, 还是李兰吧,胖乎乎,胸前也高了。

到了周日,我就去找李兰,叫她一起去山上摘榛子,她答应了,我就回家把 父亲的破帆布雨衣装到筐里去叫她,她看我还拿了雨衣,也找了一件。我们到西 边林场的山里,林子特别大,小鸟叫声不断,象我的心情。找到一片榛柴,榛子 挺多,她就摘,但我没有。我四处看看了,找了一个向阳被风的空地,周围都是 树,哪都看不见这个地方。

然后我叫李兰:“先过来歇一会,走累了。”

李兰过来了,说我:“才这几步道就累?”她哪里知道我想干什幺。

坐到一起,我看着她:“你长的越来越俊了。”她捶了我一下。

说着我就捧起她的脸,她看了我一眼就把眼闭上了。我亲了一下她的脸,然 后就把嘴亲到她的嘴上了,慢慢地用舌头往她嘴里伸,李兰先还用力闭着,在我 努力下,也慢慢地放松了。我和舌头一下伸到了李兰的嘴里,甜甜的,我的舌头 在李兰的嘴里搅动,慢慢地,她也用舌头舔我的舌头。我们都喘着粗气,我把李 兰搂到自己怀里,她双手也抱着我。我们亲着,舌头不停地找对方,心跳的越来 越快。亲了好长时间,我用手捧着她的脸,把她的头轻轻地推开一点,她的眼睛 睁开了一点,弯弯的,眼神迷离地看着我。猛地,我又亲到她的嘴上,我张大了 嘴,象把她的嘴吃到我嘴里一样,我们的舌头又搅到一起。

又亲了一会,我们分开,我把雨衣铺到地上,自己坐到上面,把她拉到我怀 里,让她躺到我的左臂上,我俯下身继续亲她。同时,我的右手伸到她的上衣里, 我摸到了她的乳房位置,只有一点高,什幺都看不出来,我轻轻的揉着,揉了一 会,我找到她的小乳头,用手轻轻的捻动,她喘的越来越厉害,嗓子里不停的有 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声音。

我解开了她的上衣,把她的内衣推到上边,她的乳房露了出来,粉红的乳头 比我的大不了多少,我停了下来,用嘴吸吮她的乳头。手还揉着另一个乳房,她 这时不停地呻吟: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唉哟……”。我的鸡巴越来越硬。我用 舌头舔着她的乳房,解开了她的腰带,把她的裤子往下脱,她配合着抬起屁股。

她也长大了,逼的上方也有点卷曲的黑毛,逼上水汪汪,亮晶晶的。我把她 的腿分开一点,用手指在她的逼上轻轻的揉。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她不停地小声叫 着。腿也在不停地动,屁股有时突然往下沉一下,然后再慢慢地挺起来。后来, 她用力抱着我,屁股不停地左右上下来回扭动,“唉哟……唉哟……唉哟……” 叫的声音越来越大。突然,她两腿用力夹着我的手,身体紧贴到我的身上,我的 手能感觉到她大腿根内侧的肌肉在抖动。我知道她舒服过了,我转过头看她紧闭 着眼,皱着眉,用力闭着嘴。等了一会,我把她扶过来,她也睁开了眼。

我问她:“舒服吗?”

她说:“是,我都要喘不上来气了。”

我说:“我还没操你呢,你摸我鸡巴。”说着拉过来她一只手,按到我的鸡 巴上,虽然隔着衣服,但还能摸到。然后我把她放平,我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, 我的鸡巴站了出来,比以前也大了,并且我的蛋蛋上和鸡巴的上方也有黑毛。她 躺到那看着我,一脸期待。

我趴到她身上,用手扶了一下鸡巴,一用力,插到她的逼里,她“哼……” 了一声。抽插了几下,我发现上衣挡着,我又把我们俩的上衣都脱了,现在是一 丝不挂,然后我开始操她,她的双手抱着我,我边操,边亲她的嘴,中间摸了几 下她的乳房,感觉操着摸不方便,就抱着她的头,用力抽插。她的水特别多,我 的鸡巴拔出来再插进去,下边是“咕叽咕叽”的声音。

她闭着眼,吸着我的舌头,嗓子里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的叫。我抽插的 越来越快,觉得自己要射了,就抬起头来,加大力量。她闭着眼,叫声也越来越 大,猛地,我用力把鸡巴插到她逼的最深处,我射了,她也“啊……”的一声, 把我紧紧抱住。我瘫在她的身上。

我们这样呆了一会,我抬起头,看着她,她也睁开了眼。

我说:“这样好吗?”

她一脸娇羞地说:“好。”

“舒服了吗?”

“舒服,舒服死我了。”

“以后还让我操吗?”

“让,什幺时候都行,只要你想。”

又呆了一会,直到我的鸡巴软了从她的逼里滑出来。我们穿好衣服,摘了点 榛子,回家了。在路上,我又亲了她几次。她的脸一直红红的,弯弯的眼睛,深 深的酒窝,一脸幸福。

编辑时间:2019-03-15作者:AAA6A.COM

admin
上一篇:【火凤凰舞厅】
下一篇: 【一天过后】